推广 热搜:

柔娘性情活泼,我们不过是一起玩耍的玩伴罢了

   日期:2020-08-14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  谢蕴昭神情十分凝重。这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、只能被她一个人看见的神秘系统  好像还挺有意思的?  就是任务内容有点为难
 

  谢蕴昭神情十分凝重。这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、只能被她一个人看见的神秘系统……

  好像还挺有意思的?

  就是任务内容有点为难人。

  在试着呼唤系统AI未果后,谢蕴昭立即接受了拔刀系统的存在,没有丝毫不适,并认真考虑起了如何完成任务的问题。

  她看向前方不远处。

  这里是野外,还是黄昏时分的野外。虽然是相对安全的官道,但在残阳如血里,白日如梦的青山秀水也恍惚笼了一层森然之意。

  但对篝火旁的少男少女而言,这漫天晚霞的世界想必是纯然美丽的,说不定还蒙着一层浅浅的粉色。

  “温记商行”几个字绣在一旁招展的旗子上,呼啦啦地响着。载着人和货的马车停得整整齐齐,被临时搭建的围栏守护起来。

  这一切生活的嘈杂都只是那对年轻人的背景乐。

  篝火烧出“噼啪”的火星。火星在气流里无声盘旋飞升,像蝴蝶翅膀燃烧的余烬,妆点了边上姑娘微醺的笑颜、闪亮的眼神。

  她在笑,而且是被人逗笑的。逗她笑的是一名神情活泼、容颜俊俏的少年。他正用一只草编的蟋蟀逗她。

  那少年就是石无患。而姑娘么……则是同行三个月来这货招惹的第三个姑娘。

  5分钟想要说服这万花丛中飞的家伙变得专情?不可能的。

  除非谢蕴昭能立马穿越回上辈子的世界,打开电脑写一部石无患的同人文出来。这同样也是不可能的。

  但总得试一试。

  谢蕴昭回忆了一下多年前看过的气/功大师忽悠人的方法,调整了一下自个儿脸上的表情,就背着手,迈开脚步走过去。

  她轻咳一声,打断两人含情脉脉的对视,这才微微一笑,缓声说:“石兄,温娘子。”

  那笑颜微醺、眼神闪亮的温娘子看过来,神情霎时变得平平淡淡。而石无患则眨一眨眼,那活泼中带点无奈宠溺的撩妹气场,也立刻回归了正常的谈话氛围。

  恋爱氛围的有无,某种程度堪比川剧变脸。

  “谢护卫。”温娘子客客气气道。

  “谢兄。”石无患笑着,的语气要更亲近随意一些,“我正给柔娘讲些奇趣见闻,你那里不是总有许多故事?不如来和我们讲讲。”

  温娘子叫温柔。这货居然都叫上人家昵称了。

  这个世界像是前世各个朝代的混杂产物,服装和称呼类似魏晋,制度、器物等等又有后来唐宋的影子。总归是异界。

  “下次吧。石兄,我找你有些事。”谢蕴昭示意他走到一边,又对温娘子歉然一笑。那面容俏丽的小姑娘嘟嘟嘴,有点不满,瞪一眼谢蕴昭,却终究没说什么。

  石无患大约以为有什么要紧事,等到了一边树影下,他更收起了撩妹谈笑时的愉快,神情慎重不少。

  “谢兄,何事?莫非有妖兽……”

  他低声询问。

  谢蕴昭摆摆手,示意他别紧张,又用下巴往温娘子的方向点了点,说:“石兄,温娘子是商队管事的女郎,纵然是寒门偏支,也是有品的世家,你莫戏弄人家。”

  这里也按九品分世家,三品一级,分为上中下三级。所谓“上品无寒门、下品无士族”,说得像寒门很差劲一样,但其实人家都是地主,比无产白身地位高多了。

  石无患一愣,神情有一丝不快,辩解道:“我何曾戏弄……”

  “那你是打算入赘温家了?温管事可是说过,柔娘是独女,只要招赘的。”

  “……柔娘性情活泼,我们不过是一起玩耍的玩伴罢了。”石无患底气不足。

  见状,谢蕴昭抱起双臂,笑眯眯问:“哦,那之前的罗娘子、施娘子,还有你提过的家乡小妹何七娘,也都是玩伴了?”

  谢蕴昭和石无患都是温记商行的临时客人,也就是搭顺风车的。谢蕴昭先加入,石无患后加入,只不过同行三个月,谢蕴昭就通过观察和套话知道了这货之前的几桩风流债。

  “石无患,温娘子显然喜欢你,你要是也喜欢她,就一心一意好好对人家。如果做不到,就别去招惹。”

  谢蕴昭还是笑眯眯的,只语气多了几分认真。

  “天涯遍地是芳草,每朵都要就是渣。不说温管事会不会记恨你,你又何必让温娘子伤心?”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