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其实他特想放《小跳蛙》,那样比较有感觉,憋住了

   日期:2021-03-10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好好,那您留下来用餐饭。贺叔叔说着,又看向了谢灵涯,有点拿不准留不留他。按理说就差最后一步了,干他们这行的,同道旁观是不
 “好好,那您留下来用餐饭。”贺叔叔说着,又看向了谢灵涯,有点拿不准留不留他。按理说就差最后一步了,干他们这行的,同道旁观是不是不太好?
  
  可是谢灵涯也不主动说走,施长悬更不开口,他当然就更不会说了。
  
  谢灵涯就想和施长悬聊聊啊,而且,这件事他总觉得哪里还有点问题,但一时又没想到。
  
  可惜,一直到吃完晚饭,谢灵涯也没有和施长悬独处的机会,太阳落山后贺叔叔夫妇就更不敢离开施长悬身边了。就像贺叔叔说的,之前单单做噩梦不清楚内情还好,知道怎么回事就怕得不行了。
  
  ……
  
  晚上十点,这时王总早已因为有事遗憾地离开了,贺樽还在场。
  
  从九点起,施长悬就开始准备画符了。
  
  这里要说一下,道门里就正一道有火居道士,可以住在家里修道,也可以吃肉娶妻。
  
  道门不同的流派,有擅长符箓的,有擅长丹鼎的,正一道就是符箓派里的代表流派,符箓驱鬼什么的都是本门。
  
  “施道长画什么符,我来帮你吧。”谢灵涯这么说,也许贺叔叔以为他是想掺和进来分钱,其实他是为了给施长悬展示一下,他们抱阳观的本事啊。
  
  施长悬看了谢灵涯一会儿,居然还真把笔递给了谢灵涯,“七元镇宅符。”
  
  这个我会啊。谢灵涯一喜,爽快地接过笔。不过他试了下姿势觉得在施长悬布置的桌子上画不是很方便,干脆坐在地上,趴在茶几上画。
  
  其实他特想放《小跳蛙》,那样比较有感觉,憋住了。
  
  贺叔叔夫妇都是外行,一点没觉得不对。
  
  施长悬却是嘴唇动了动,最后什么也没说,有点一言难尽地看着谢灵涯。
  
  谢灵涯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啊,又不想当着别人的面露怯,于是一气画了十组,一组五张。
  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苏ICP备09007749号-3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