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落下的方向却不是朝着门,而是出其不意向着围观群众的方向

   日期:2021-03-10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然而施长悬还不喊停,他心想妈的,笔记里没说过哪种镇宅的法事要这么多符,十组还不够,索性停了道:我上个厕所,你画画?   
 然而施长悬还不喊停,他心想妈的,笔记里没说过哪种镇宅的法事要这么多符,十组还不够,索性停了道:“我上个厕所,你画画?”
  
  施长悬看他一眼,“不了,一组就够了。”
  
  谢灵涯:“…………”
  
  谢灵涯在心中安慰自己,就是要让你看看我们抱阳观有多持久!
  
  施长悬从自己的包里把法器拿出来摆好,穿上道袍。
  
  谢灵涯一看,不能输啊,虽然他没有道袍,但是有法器,便把自己带来的匣子打开,拿出三宝剑,不经意地在施长悬眼前晃一晃。
  
  施长悬兀自在坛前捏决念咒。
  
  贺樽倒是捧场地在旁边问:“谢老师,这木剑很长年头了吧,怎么用啊?”
  
  “这个叫三宝剑,”谢灵涯科普道,“是我们抱阳观上上上任观主留下来的法器,三宝就是三招剑法,第一剑是慈剑……”
  
  这时,屋内一阵阴风吹来,施长悬点好的香烛开始晃动,灯光也忽闪起来,窗外一片浓黑,渗人的寒意浸没了整个空间。
  
  这般情形,令贺叔叔夫妇紧抱在一起,捏实了施长悬给他们的符。
  
  施长悬冷冷一扫,将一把米从房角撒到客厅中间,又一路边洒边走到门口。
  
  客鬼无形,必须借助外物观察行迹。
  
  施长悬一手捏剑诀,另一手按在门上,准备将客鬼逐出。
  
  如果有内行人看到,就会分辨出他一举一动都足以用来做教学,闲庭信步一般,仔细看却是不多走一步,不多用一分力。
  
  也是这种沉着一定程度上安慰了贺樽。他安慰自己,没事的没事的,又见谢灵涯也特别冷静地看自己,便逞强地牙齿打着架问:“继续说呗,慈,慈剑,然后呢?啥样?”
  
  黄符被吹得哗啦啦响,随着灯一明一灭,暗处仿佛有什么事物正在接近,阴风阵阵,地上米粒微微滚动。
  
  谢灵涯盯着地上的米看,口中慢慢道:“慈剑如水,慈就是慈爱的慈……”
  
  客厅中间地上的米忽然跳动了一下,但落下的方向却不是朝着门,而是出其不意向着围观群众的方向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苏ICP备09007749号-3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