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右挽南宫少侠,前呼西门杀手,后拥北堂小弟

   日期:2021-03-10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莫非是那水有毒吗?    不过,水有没有毒,纪斯无法验证。纨绔子弟的脑袋有没有进水,他倒是能给出肯定的回答。    当对

莫非是那水有毒吗?
  
  不过,水有没有毒,纪斯无法验证。纨绔子弟的脑袋有没有进水,他倒是能给出肯定的回答。
  
  当对方坚定地对拥趸说出“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”,又坚定地对花魁说出“有妻如此,夫复何求”,更坚定地对陪读说出“竖子纪斯,昨日欺我辱我,来日我必百倍奉还”时,纪斯就明白这厮跟前两只落水狗没有任何区别。
  
  得搞死。
  
  半年后,该纨绔子弟人一躺布一盖,在嘹亮的唢呐声中走得分外憋屈。而纪斯则差人收拾行囊准备上京,打算远离这方动不动就有人失足落水的江南水乡。
  
  小厮疑惑道:“公子,我们为何不走水路?”
  
  纪斯叹道:“我怕自己失足落水,醒来后性情大变。”
  
  北方水少,想来合了他的八字。遗憾的是,等纪斯入驻京城外祖家,当晚就得知了一个噩耗,左丞之女失足坠马,醒来后性情大变!
  
  纪斯:……
  
  贵公子的素养终是绷不住他心头的险恶了。他确实没想到,北方兴的不是失足落水,而是失足坠马。他拦不住北方人爱骑马,正如他拦不住南方人爱游湖一样。
  
  所以,死局?
  
  只是左丞与江南纪氏八竿子打不到一处,或许是他想多了。
  
  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,这左丞之女对他有天然的恶意。大概坠马的比落水的厉害些,此女像是开了天眼,给他使了不少绊子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苏ICP备09007749号-3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