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甬道的涡流瞬息扩散,化作向上翻涌的气流,吹得他衣袍飞舞

   日期:2021-03-10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突然操碎了心。        在这方桎梏他们的空间里,百载千年的光阴也不过尔尔。    相处日久,纪斯与他们成为了过命的
 突然操碎了心。
  
  ……
  
  在这方桎梏他们的空间里,百载千年的光阴也不过尔尔。
  
  相处日久,纪斯与他们成为了过命的挚友。
  
  他和他们一起逐风踏浪,于波涛汹涌间看旭日东升;他和他们驾驶星域战舰,于光影轮转中反复跃迁;他和他们抵达银河边缘,于生命之花的魔纹中窥探生命树卡巴拉的奥秘……他与他们鏖战诸神黄昏,结束这一场声势浩大的轮回。
  
  至此,身心灵已臻化境,抵达圆满。
  
  “轮回结束了,空间层会坍塌,大祭司想好去哪儿养老了吗?”友人问道,“是回到你的原点,还是……”
  
  纪斯温和笑道:“我想去你们的世界。”
  
  “即使末世会到来,我也想去看看。”纪斯的法袍翻飞,发丝扬起,眼神化作一片空茫,“你们的给予,我的偿还,这是一段因果,也是相遇的意义。”
  
  他“看见”无数星子的轨迹交错又分离,他“看见”神性与人性的融合与沉淀,他“看见”新生和死亡,也“看见”了他该去的地方……
  
  “大祭司,我们的世界一言难尽,你保重啊。”
  
  “保重。”再一言难尽,也好过回到失足落水的原点,呵。
  
  纪斯开启星门,蹁跹一跃,投身进入毁灭日到来前的地球。无论落地点是深海还是火山,是兽口还是魔渊,他都不会畏惧分毫。
  
  流转的极光缓慢淡去,晕染成星点洒落身前。甬道的涡流瞬息扩散,化作向上翻涌的气流,吹得他衣袍飞舞、猎猎作响。
  
  先是白底金边的云纹靴点地,再是脚尖到前趾的着陆,既有力的收放自如,又有柔的优雅有度。
  
  伴随着“啵”一声轻响,翻飞的雪袍落地,再是如水的云袖,最后是泛光的发丝。
  
  浅淡的光晕环绕在他身周,纪斯缓缓睁开眼,手中的大杖落地,好巧不巧地戳进一坨绵软的污秽中。
  
  声音涌入了耳朵,是一片嘈杂的“咯咯哒”、“咯咯哒”……
  
  光线进入了眼睛,是一群疯狂拍打着翅膀的老母鸡,它们惊恐地在他身边飞来跳去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苏ICP备09007749号-3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