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紧紧盯着眼前一袭嫁衣的人,试图从他身上找到一点点痕迹,证明他不是个男人

   日期:2021-04-30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他点了点头,便径自越过众人,往正屋中走去。    他步伐平稳缓慢,行走时衣袂飘飞,瞧上去冷漠又镇定,颇有上位者风范。  
 他点了点头,便径自越过众人,往正屋中走去。
  
  他步伐平稳缓慢,行走时衣袂飘飞,瞧上去冷漠又镇定,颇有上位者风范。
  
  但只有江随舟知道,自己这会儿心里有多慌。
  
  毕竟,他稀里糊涂穿越到景朝来,成了个命不久矣的病秧子便罢了,此时还要到洞房中去,面对那个被靖王强娶回来的可怜姑娘。
  
  那姑娘可怜,他也没好到哪儿去。
  
  这么想着,他看似平稳,实则步伐沉重地踏上阶梯,推开了那扇大门。
  
  门内,红帐翻飞,喜烛摇曳。两旁的侍女们喜笑颜开,纷纷行礼冲他道喜。
  
  有人引着他步入了内间。
  
  一片旖旎之中,他看到了端坐在堂中的那个人。
  
  一身红衣,层层叠叠的,头上顶着一方绣着凤凰的盖头。他坐在轮椅上,坐得很端正,肩背挺直,像一柄折不断的长/枪。
  
  对,是枪。
  
  这人身形高大,肩膀宽阔,一双长腿在轮椅上几乎放不下了,分明就是个男人啊!
  
  一个男人,一个嫁给了靖王的,残疾了的男人。
  
  ……自己娶的这位“霍夫人”,不会是霍无咎吧!
  
  江随舟停下了脚步。
  
  他的目光落在那人放在膝头的双手上。
  
  指骨分明,手背上经脉凸起,虽只静静搭在膝上,却像随时能扭断人的脖颈一般,尽显杀伐之气。
  
  江随舟不知为何,脑中回忆起了他那个学生论文里的片段。
  
  “……定北侯霍无咎被俘后,南景后主为了羞辱他,断了他的经脉、废了他的双腿,又将他嫁给断袖之名在外的靖王。他在靖王府忍辱负重三年,后想方设法逃回北梁,治愈双腿。
  此后,为报当年之仇,他灭景之后,将靖王头颅亲手斩下,在城门上悬了三年。
  这也是为什么,正史对靖王只字不提,连名字都抹去了。”
  
  江随舟的手有点抖。
  
  如果是霍无咎……如果真是霍无咎。
  
  那三年之后,被霍无咎斩首的,就不是那个靖王,而是他江随舟了。
  
  他紧紧盯着眼前一袭嫁衣的人,试图从他身上找到一点点痕迹,证明他不是个男人。
  
  但是没有。
  
  江随舟脑子有些空。
  
  “王爷……王爷!”
  
  跟在后头的孟潜山见他停在原地,冷着张脸不知道在想什么,连忙小声提醒他。
  
  江随舟侧过头。
  
  就见孟潜山站在他身侧,小心翼翼地小声道:“该掀盖头了。”
  
  对,掀盖头。
  
  还没看到脸,谁能确定那就是霍无咎?
  
  江随舟走上前去,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,一边强作镇定地伸出手,揭开了那张轻飘飘的盖头。
  
  红烛摇曳。
  
  满目旖旎的红中,他对上了一双浓黑的、阴鸷冰冷的眼睛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苏ICP备09007749号-32